2024年07月19日 ()   ~   
一地光阴满院秋
2024-01-02 18:00:07 编辑:杨莉 责任编辑:王睿 审核:李晓霞 来源:甘州区融媒体中心
分享到微博

(吴晓明

最喜欢在黄昏的时候走进那个老宅子。当然,如果要加上时间的修饰语,深秋自然是最恰当的,绚烂的色彩和略带几分冷清的阳光似乎和那个古色古香的老宅院相得益彰。

推开那扇虚掩着的门,我似乎就走进了另外一片天地,有一种别有洞天的感觉。我喜欢漫步在小院里,抬起头,看百年的槐树沧桑而又葱茏的模样,枝桠里是往事,年轮里是历史。看她们把蓝天裁剪成一个个蔚蓝色的海子,我有一种竭尽全力的愉悦和翘首企盼的欣喜,似乎和蓝天约会,和白云会晤。那时候我多想自己是那个树上的鸟儿,我可以站在岁月的高处,看远去的旧时光温柔的容颜。那时候的老宅子像是一朵岁月的雕花,诗意地栖息在甘州大地上。满地阳光的碎片像是斑斑驳驳的旧时光,拼凑成往事温暖而又沧桑的模样,踩着光阴的碎片,我就走进了岁月深处。

很多时候我的眼神触摸着盛开在木头上的汉字或者是图案,我有一种折戟沉沙的挫败感,我的视线终究无法穿透往事,内心便有一种莫名的忧伤。文字有了草木的清香,图案成了岁月的标本,小院里红衰翠减,喧嚣都被屏蔽了,唯有鸟鸣成了优美的乐章,当然,还有草木摇落的声音好像在伴奏。因为喧嚣,所以安静;因为古朴,所以典雅。

这座老宅子,应该是最美的栖居地,我无法想象曾经这儿有多么地喧嚣。在黄昏的时候,多少疲惫的脚步在这儿歇息,马蹄声声,驼铃阵阵,马蹄下延续的是生活,驼峰里背负的是希望,奔赴的是生机勃勃的远方。那是怎样喧嚣又荒凉的一条路,却被镶嵌上了光滑而又柔软的文字,这匹“丝绸”,从海边到了沙漠,就像是路一样蜿蜒和灵动,像是云朵一样柔软和飘逸。有茶香弥漫,有酒香飘荡,有青铜铁器的光芒,有葡萄或萝卜的清香……而这个老宅子就是像是一个句号,让所有的器物在这儿碰撞,让所有的清香在这儿融合,所有的眼神在这儿触碰,那时候绵绵密密的光阴里藏着闪亮的日子。

百年的光阴翩跹而过,峥嵘岁月抑或平常日子,都装在烟袋里,都盛在酒壶里,融进血液里,长成了一种精神。那是生命的标签,不管岁月如何变迁,那些勤劳的脚步依然铿锵,从不凌乱。

我喜欢找一个堆满阳光的角落独自享受静谧时光,我触摸着斑驳的木头的花纹,我似乎触摸到了往事的羽翼,轻薄得像是蝉翼。粗粝的温柔从我的指尖穿过我的心脏,一种疼痛的温柔像是流水一样淹没了我。那一瞬间,我似乎感觉我就是那个小院子的主人,我在那个小院里煮酒品茗,我好像一直都在。看着飞檐斗拱,精美的壁画,精巧的雕塑,四角的风铃,恍惚觉得,一阵风过,鸟兽们就会奔跑或者飞翔,我多希望往事像是一阵鸟雀吱吱喳喳飞来,告诉我这百年老屋所有的秘密。我也希望,那一瞬间,那几棵老槐树上所有的叶子都纷纷扬扬落下,像是下了一场落叶雨,每一片叶子都是岁月的便签,都是遍地沧桑而又清澈的眼睛,告诉我这座百年老屋所有的过往。

可是,很多时候,唯有风和树叶在阳光下呓语,风追着落叶跑,落叶缠绕着风的脚步,风累了,叶子也歇歇脚;叶子安静了,风就躲在阳光的背后。各个角落里都是阳光的影子,那时候的我,就是一株草一样,安静而又踏实。我的身后是光阴荏苒,我的眼前是岁月流转,我像是被裹夹在岁月的河流中一尾鱼,有一种随波逐流的无奈,也有一种随遇而安的愉悦。左岸是烟火人间,右岸是流年清欢,我在岁月里自在欢畅。

一个人站在那棵大槐树下,就好像站在岁月的低谷,这时候“仰望”“远眺”都是最恰当的姿势,每一个角度都可以恰到好处观蓝天日暖,看岁月生烟。右边的耳房,种了竹子,到底是脚下这片土地少了些温润,竹子是勉强活着,可是看不到“葱茏”“繁茂”“葳蕤”等词语挂在枝叶间,干枯的叶子像是干巴巴的往事,有一种心灰意冷的怅惘。也许不是自己的地盘,总感觉少了些底气。

我喜欢坐在石凳子上,看屋檐陡峭的一角,看那一隅明净的天空,眼前是安静沉默的花花草草,偶尔,麻雀、鸽子、喜鹊在屋檐上飞上飞下,似乎在打探这个老宅子的秘密。我暗暗腹诽,远去的往事我都无能无力,何况小小的你们,不管你们有多机灵,也没有办法让往事开口。

小院里有几盏陈旧的灯笼,一直没有亮过,可是我相信,曾经一定把这个小院照得明亮而又辉煌,夜里的小院里流光溢彩。那时候就突然渴望天黑下去,暮色像是一张网,网住那个小院,那几盏灯笼亮起来,就把通往过去的路照亮了。那时候,我就设想小院曾经热闹的景象,那些操着民勤口音的乡亲们,他们怎么把白天过得比黑夜冷静,把黑夜过得比白天喧嚣,在岁月的变迁中,唯有那几棵槐树见证着。可是如今,槐树也老得满面沧桑了,对春天都不敏感了,对往事能有多少记忆呢?即使往事都在她的心里,她也早学会了三缄其口。每每想到这儿,我就有点突发性的难过,像是被人遗弃的那种失落和无奈,终究,你不能给我一个明晰的过往,就如我不能给你一个确定的明天,我们那么近,又那么远。我拥抱着你,你给我粗粝的温柔,我给你细腻的疼痛。

槐树上,喜鹊的家,那是居高临下的家,那个家里,不知道繁衍了多少代了,喜鹊还是喜欢在那儿哺育后代,高处不胜寒,可是也给了她们足够的安全感。她们的着装似乎和老宅子沧桑更是相得益彰,她们落在树上,像是黑字落在白纸上一样踏实。

我喜欢这一隅的清静,我很想推开一扇门,旧时光扑面而来,似乎岁月的密码都藏在其中,一片落叶就是一把钥匙,让我解锁时光的秘密。旧时光像是一坛陈年老窖,我浅尝辄醉,醉了之后,似乎那个四合院是我的凤阁龙楼,那些花草树木都是我的玉树琼枝,我是那儿的王。我听到窸窸窣窣的声响,是草丛中虫子在漫步,还是叶子在徘徊,我分明听到了岁月走过的脚步声。那一刻,万籁俱寂而又喧嚣无比。

小院里种了好多花草,鸡冠花、金丝皇菊、翠菊、虞美人、韭兰等,各种花儿安安静静绽放,鸟鸣、花开、都是我的,秋声是我的,秋叶也是我的。

阳光下,这座叫“民勤会馆”的老宅子,就浸泡在静谧的光阴里,满心的锦绣文章,满眼的光辉岁月,任凭世人解读。她就是一个岁月走过的脚窝,就是一个时间的坐标,就是一段被冷落的时光,就是一段飘香的岁月……

主管单位:中共甘州区委宣传部 主办单位:甘州区融媒体中心 甘州区广播电视台
陇ICP备05003420号-1 甘肃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许可证编号:62120220037 甘公网安备:62070212003-22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许可证编号:128420070 新闻热线:0936-8215223 技术支持:甘肃新媒体集团九色鹿技术公司